伦理片电影快播

多妮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美女AV  >> 残疾人体育 >> 正文

传统接轨市场 镇海越剧一团的18年风雨路


越剧,是中国五大戏曲剧种之一。表演时,台上布景为江南人家、小桥流水, 出场的是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唱念起来呖呖莺声、吴侬软语。

上个世纪初,“的的笃笃”的草台班将越剧从其发源地——绍兴嵊州传唱到镇海,从此扎根民间。1954年,镇海越剧团成立,将零散的文艺团体推上了专业化的道路,为本地老百姓献上了一场场精彩的演出。但因种种原因,在成立32年后,镇海越剧团解散了。

当时影视文化崛起,传统的越剧团找不到市场出路,搁置了咿咿呀呀的胡琴,听不到宛转灵动的唱腔。然而总有一部分人,在心里怅惘地怀念着悠扬独特、慢条斯理的越剧腔调。

沉寂和期待中,镇海有支纯粹的民营越剧团——越剧一团,慢慢崛起。它从低迷的市场中起步,以专业化的水准,守着戏曲文化之梦,在镇海整整坚持了18年。

越剧送到家门口

在以前的数次下乡采访中,记者与越剧一团打过照面。

一次在古塘丽景小区门口,听到夜空中传来咿咿呀呀的悠长唱音,见到老老少少的居民拿着凳子往前赶。记者跟在他们身后,进入场子,那天演的是《状元打更》。舞台前早已坐了二三百人,都在入神地听戏。

另一次是在九龙湖镇九龙湖村,随着熟悉的曲调在村广场上响起,村民们急急忙忙地赶过来,生怕错漏了什么一样。赶到场内,他们才长吁一口气,台上正在暖场,正戏尚未开始。

越剧的魅力如此大。

“锣鼓一响,脚底板就痒。”

“唱词我都能背下来,就是想听听久违的调子。一字一句像心坎上埋着一根线,唱一句,拔出一点。最后整根线拉出来,别提有多舒服了。”

接受采访的农村观众如是说。看得出,越剧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极有吸引力。

演出时,台下观众如痴如醉,他们的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翩跹的身影,小声议论着:“那个老爷是坏人。”“夫人要出场阻止(小姐和公子逃走)。”“丫鬟会帮忙的,喏,她帮公子拿那个玉簪。”

这些情节他们早已耳熟能详,与其说他们在看戏,不如说他们在印证记忆,找寻一种怀旧的情怀。

镇海越剧一团演出现场。

69岁的团长张美琪守在后台,微笑着做准备工作。场子热闹在她的意料之中,握着手中的宣传资料,50多本全本戏在她心中一点一点地过着:《夜明珠》《花为媒》《追鱼》《荆钗记》。对,今年又新增加了《双玉蝉》《沙漠王子》等剧目。观众有得看,演员放开手脚演,越剧团底气也足了。

算起来,到今年,张美琪带剧团已经整整18年了。这个剧团说赚不赚,说亏不亏。它的收入略高于支出,盈余的部分也全部投入到剧团的发展中。

张美琪为什么辛辛苦苦支撑着一个剧团呢?这与她本人的经历分不开。她原是上海宝山越剧团的一名演员,跟同剧团镇海籍乐师陈文年相爱结婚。两人一个演员,一个乐师,正好架构起最基本的班底。

“文革”时“上山下乡”,不能演越剧了,张美琪和陈文年便回镇海另谋生计。他们了解到,镇海原有的越剧团也被迫停止演出。

1978年政策放开,镇海越剧团恢复了演出。该团出了不少艺术人才,如王飞花、张廷凤、张南琴、张南仙、竺桂英、郑凤姣、俞燕珍、竺鹏飞、魏秀珍等,老团长张曦还是大学毕业的编剧,科班出身。

此后一段时期是镇海越剧团发展的黄金时期。但到了1986年,受影视文化冲击,越剧团解散。

剧团虽然解散了,但越剧界却有一种声音在回响:越剧是我国第二大戏曲剧种,仅次于京剧。它在海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,在国内更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越剧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。

这个声音,张美琪听到了。9年后,她拉着人马组建起一个民营越剧团——镇海众艺小百花越剧团,2003年改为越剧一团。她说:“百年的艺术传承,怎么忍心让它消失?”

此美色诱惑 共有4页

编辑:陈巍

多妮体育网